最近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关于衡水中学的视频,可能是高考临近的缘故。里面的学生冲刺去食堂,吃饭时看书,学习时间精确到分甚至秒的场景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然,网络上不乏反对的声音,认为这种培养机器人似的模式不仅牺牲了孩子的成长乐趣,还透支了孩子的身体,并不值得提倡。

其实,衡水中学的模式是好还是不好,要看对谁来说。

对于大多数的普通家庭乃至经济条件较落后的家庭来说,高考依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我们常说不能剥夺孩子的快乐,要提倡素质教育,其实你我都清楚,国内所谓的素质教育占比最大的部分就是“玩”,要说培养正三观,引导孩子打造更好的思维模型这样的事情,国内根本没那么多老师能做,因为自身合格的就不多。

不剥夺孩子的快乐当然是对的,好话都会说,但这是不是以概率性地剥夺成年以后的快乐为前提的?如果它们之间有一定的相关性,那么孩子的快乐就是有成本的——别举发达国家的例子,人家没那么多人。

那些提倡让孩子多玩的,至少是“玩得起”的,如果你自己家不属于这种情况,就别去凑这种热闹,一个追赶方盲目听信领先者的建议,对于缩小差距没有任何好处。

前几天有个自认没文化但给孩子拎着吊瓶去衡水中学开放日参观的家长,被人批得很厉害,我却认为至少在给孩子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错误,尽管去参观不等于考上,但那是两回事,接触点氛围也是好的,如果去参观就能考上,担架抬着都去了。

很多人可能会很认同我上面的文字,因为当看到标题的时候,他们的回答本就是一百个“愿意”。

的确,你们很可能都为孩子做了正确的选择,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上衡水中学“拼”的人是你呢?

帮别人做一些“努力”的决定总是容易的,因为谁都知道努力总比不努力好,然而当事人却是实实在在要在那里熬三年。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如果让自己重来一次,也是十分愿意在衡水中学拼个三年——打住,首先去衡水中学就不是拼三年,是前面的年份就要为了考上而拼了;其次,你可能高估了自己。

让孩子上衡水中学去熬是个容易的决定,就像大部分父母都会让孩子拼命学习一样,可事情摊到自己头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之所以你说自己一定会这么做,是因为你明白这种假设根本不可能实现——我们在这种事情上就常常会高估自己的品格。

如果你的出发点真的是为孩子好,那么为什么不同时为你自己好?试想有多少人在自己的工作中付出了孩子在衡水中学一样的努力?微乎其微。

上衡水中学这样的学校对绝大多数孩子来说,的确是一个好选择,但孩子往往是没的选,在强势家长的压迫下、周围环境的挤压下只能拼,最后可能有一个好结果,也可能结果一般,但至少有好结果的概率更大,这就对了,人生不就是一点点爬么?

而你,如果对于标题的答案真的是“yes”,是不是也得做点什么?哦,这你就不爱听了,可能你缺少的就是这样一个挤压你的环境和一个不能反抗的人吧。